在澳网赛场打卡下班有多难?有人加班战斗到凌晨3点

在澳网赛场打卡下班有多难?有人加班战斗到凌晨3点

当法国人最终以7比6、6比7、7比5、6比4的比分胜出时,官方计时器显示已经是1月22日的凌晨了,而这场比赛在赛程上本应该属于前一天。

由于比赛日程的安排,像这样一直拖到深夜甚至第二天凌晨的比赛,在澳网并不是第一次出现,这样的比赛时间也着实堪称苦修。

然而对于球员来说,对这样的现实只能无奈接受,比赛的胜负,也从某种程度上涉及到了“熬夜加班”能力的比拼。

“我太累了……现在是凌晨3点。”赛后,爆冷淘汰对手的马纳里诺说道,“这是一场高水平的较量,有很多交错领先的时刻。他的击球非常重,我很高兴自己可以应付下来并且赢得比赛。”

就像法国人说的那样,这的确是一场质量很高的对抗,两位选手在底线不断调动对手,打出了很多超级大对角的回球。

不过,热身赛上表现出色,拿下ATP250悉尼站冠军的卡拉采夫来到澳网后一直踉踉跄跄。首轮他以3比2淘汰豪麦·穆纳尔的比赛就耗时达到了4小时52分钟,送出107记失误,次轮四盘战胜麦肯齐·麦克唐纳,也有45个非受迫性失误。

34岁的法国人看到了机会,在牢牢守住自己的发球局后,前两盘双方都是通过抢七决胜。马纳里诺以小分7比4赢下首盘,卡拉采夫以同样的小分回敬一盘。

第三盘两人交换了一次发球局,第11局上失误频出的俄罗斯人再次遭到破发,5比7告负。第四盘第5局,体能渐渐跟不上对手的18号种子丢掉了自己的发球局,随后申请医疗暂停,勉力坚持到最后的他以4比6输掉了整场比赛。

下一轮,ATP排名最高曾经达到过第22位的法国人将要迎战6号种子拉斐尔·纳达尔。不过,在被问到准备如何对阵这位20届大满贯冠军得主时,已经筋疲力尽的他说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关心这件事了。

“我不知道下一轮会碰到谁,我都没有看签表。现在是凌晨3点,我刚刚打完这一场比赛。现在我脑海里就只有这一件事,我想享受这一刻的胜利。下一轮,我还有足够的时间,到时候再去想吧。”

马纳里诺和18号种子卡拉采夫打到了凌晨3点,而两年前,另外一位18号种子穆古鲁扎也和他们一样。

当时,穆古鲁扎和对手乔安娜·孔塔的比赛完赛时间,最终定格在了凌晨3点15分。

那是一场在签表上应该在1月17日举行的澳网女单第二轮赛事,但实际上,两位姑娘的战斗全程都发生在1月18日。由于前面的几场比赛耗时过长,西班牙人和英国人就只能一直在休息室里候场。

排在前面的兹维列夫和查迪的比赛进行到第五盘时,她们的比赛原本有可能被挪到3号球场举行。但由于那里到处都是海鸥的粪便,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清洗,且天气预报说有可能下雨,3号球场没有顶棚,所以她们不得不回到有顶棚的玛格丽特·考特球场,继续等待,保持身体的热度,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受到任何影响。

“这不是一个理想的时间,对每个人来说都是。”孔塔彼时无奈地表示,“在本来应该上床睡觉的时间做运动,大家应该都不太习惯吧?我们都希望能够更早一些比赛,但是我们不是制定签表的人。所以在看到这个日程时,我和对手就在同一条船上了,我们要应对的也是同一个挑战。”

尽管已经是深夜,但当时玛格丽特·考特球场还是有几百名球迷坚守在现场。满员的时候,这里可以坐7500人。

最终,穆古鲁扎和孔塔的这场“午夜场”比赛进行了2小时42分钟,前者在第三盘以7比5胜出。当她赢下赛点之后,球场内的时钟已经指向了1月18日的3点15分。

在那场穆古鲁扎和孔塔的凌晨大战后,穆古鲁扎把所有毛巾都送给了还留在现场的球迷,她在接受采访时感谢了他们的支持。

“都3点15分了你们还在,我简直不敢相信。都这个时候了,谁还关心网球?真的谢谢你们,如果不是你们,我们在这里打给谁看呢?”

那是澳网历史上开始最晚的一场比赛。此前的纪录由伊莉丝·梅尔滕斯和达里娅·加夫里洛娃保持,比赛发生在2018年的澳网,选手的登场时间为夜里11点59分。

2008年的澳网男单第三轮,本土宠儿莱顿·休伊特和前赛事亚军马科斯·巴格达蒂斯的比赛进行到了凌晨4点34分,休伊特最终以4比6、7比5、7比5、6比7、6比3赢得了这场耗时4小时45分钟的鏖战。

“我的生物钟完全被打乱了。”澳大利亚人无奈表示,“在那个时候你不会有通常意义上的技战术或者掌控节奏,只剩下了本能。”

女子名将扬科维奇是那场比赛后半段的见证者,同样作为球员的她坦言,无法想象如果换做自己会怎样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